您现在的位置:九州体育app>> 家长交流>> 心理关怀>> 家校之间>> 正文  
    
家校之间

写在开篇的话:
本栏目主持人一直很纳闷家长和老师之间的关系。老师,就因为是孩子的“先生”,确切的说是知识的传授者,现已被神化成通向大学的“依托和桥梁”;在尊师重教的背后家长似乎总有一种被要挟的感觉。于是我总在想,师长如何沟通如何合作才能更有利于孩子的发展?家长如何运用法律手段保护自家孩子的权益?作为家长能不能对学校的教育发表意见,如何参与?许许多多的问题要和各位家长一起探讨,真诚地期待各位家长、老师的参与,更希望能分享您的感受,聆听您的心声。Email:hxguo@k12.com.cn

本期推出:(均选自广西教育出版社即将出版的《同龄鸟》丛书)
·风铃碎了以后(一位老师打来的电话)

现在的中学生活得很真实,不解、苦恼和愤恨随着笔端一股脑地宣泄在作文里。作为老师,竟然没有象彬暇的爸爸一样暴跳如雷,质问学生的“劣迹”,就已经很可贵了;而文中的教师竟然还找到彬暇的爸爸共同探讨教育子女的方式,交流思想,这样的老师更是让人又敬佩又喜欢。看来老师除了向家长“告状”之外,还有许多种选择。
风铃碎了以后

罗彬暇

(一)、一个电话

“喂,请问是罗先生吗?”
“是,我是。请问哪一位?”
“我是彬瑕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,我姓刘。”
“刘老师,你好。是彬瑕在学校犯了错误吗?”
“不是,罗先生,你别误会,我只是看了彬瑕的一篇作文,想跟你谈谈。”
“作文?她写了些什么.”
“作文的题目叫《碎了的风铃》”
“哦……她怎么什么都往作文里写,这个孩子。”(旁批:心虚了。)
“罗先生,你先别这样,孩子也需要表达。我看可不可以给我一点时间,我们见个面谈一下,好吗?
“我看不用了吧,我很忙。再说这件事也没有什么可谈的。已经过去了,我不想再提起。”
“那么,你会再跟彬瑕谈这件事吗?”
“当然不会,我不想跟你谈,也不想跟她谈,我说过,这件事已经过去了。”
“那么你会不会跟彬瑕说。以后不要什么都往作文里写?”
沉默。
“罗先生,我看我们最好不要逃避这个问题。彬瑕既然把这件事写在作文里,说明绝没有忘记这件事。您知道她在文章里写什么吗?”
“她写什么?”
“她说她的心随着风铃一起碎了”
“小孩子家懂得什么,什么叫心碎了。我才是为她操碎了心呢!”听得出十分愤怒。
“罗先生,你先别激动。我们还是见面谈一下,我想,我们交换一下想法,也许会对孩子有好处。这件事对孩子的影响这么大,我们还是再谈一谈,想一想,不要只是避开,你看呢?”
沉默。
“好吧,你什么时候有空?”
“我现在就有空,你看……”
“好的”

(二)、一次访谈

“刘老师吗,我姓罗。”
“罗先生你好。”
“你好,没想到刘老师这么年轻,真是谢谢你对我们家彬瑕的关心,现在象你这样负责的年轻老师可不多。”
“罗先生,谢谢,我们还是谈彬瑕。你是否先看看她的作文?”
“嗯,好的。”沉默。
“罗先生,你是不是没有想到这件事会让彬瑕这么伤心,还有……”
“是的,我没想到。”(罗先生抬头坦然地说。)“其实我很清楚用这种粗暴的方式解决不了问题,但是,刘老师,你想一想,彬瑕正在读书,我还希望她进一步升学。现在她恋爱,不是太早了一点吗?”
“罗先生,你怎么能够肯定彬瑕和武珙之间就是恋爱呢?这不是……”
“那小子又给彬瑕打电话,又陪她逛商场,还送给她一串叮铃当啷的玩意儿,难道那小子还安得什么好心吗?”(旁批:子曰:人之初,性本善。孩子的恶意都是大人给的。)
“那就是在谈恋爱吗?罗先生,这个世上除了男人就是女人,有一个男孩子,而且还有一个相当优秀的男孩子——这一点,你可以调查,他也是我的学生——对你的女儿好,这就是不安好心.难道要所有的男同学都对你的女儿不好,那才正常吗?”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!”
“对不起,我这个人容易激动。我只是想说,有一个男孩对你的女儿好,很喜欢你的女儿,这实在并不是什么坏事。你真的不必象防洪水猛兽似的,他们是好朋友,这大家都知道,而且,你那次碰见他们在一起,那是武珙陪彬瑕给你挑生日礼物。罗先生,可是你竟然把那条领带也铰了,又把风铃给碎了,你有没有想过,彬瑕有多伤心?”
“这件事我是做得有点过份。但是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,现在不管得紧一点儿,万一将来有个什么,在你老师可算不上什么,可是我们做父母的就不一样了。”
……
“罗先生,你别这么说,我们做老师的心情也是一样的,都是为了孩子。”
“我知道,不过这种责任毕竟不同。”
“是,你也许可以这么说。不过我们现在只是就这件事来说,你觉得这样就解决了问题吗?”
“至少彬瑕不再与那小子来往了。”(旁批:真是不择手段哪。)
“可是这伤了孩子的心,你就不怕她叛逆心起,真的离家出走吗?”
……
“罗先生,彬瑕不会守住父母过一辈子,她需要有自己的生活,有自己的朋友,这当然会有同性朋友,也有异性朋友,给她尽可能自由的空间,这样她才能自由地发展,我觉得这对孩子的发展很重要,罗先生,你也是从那么大过来的,你那个时候……”
“我那个时候?我那个时候连饭都吃不饱。能有饭吃有书念这是多大的幸福,怎么能用心思想这些事!”
“可是罗先生,你要下一代人跟你一样吗?”
……
“我们的日子应该一代比一代好,罗先生,这一代人吃穿不愁,所以他们才有时间追求艺术和科学,才有时间享受生活,难道你觉得我们反而应该阻止?我倒觉得,我们应该庆幸,我们可以不必象上一辈一样只保证孩子吃饱穿暖就行了,我们可以给孩子们创造更好的条件,让他们在更自由的空间中享受美、自由和友谊,享受成长的快乐。”(旁批:我怎么不觉得自己得过这么些好处呢?)
“你也扯远了,刘老师。”
“是,所以我想,给孩子多一点儿自由,让她交些朋友,这并不是什么坏事,你看是不是不必那么紧张,更不必采取那么粗暴的方式,你说呢.”
“我不是你的学生,但是我也听了你这么长时间的教训。”
“对不起。”
“你说的有一定道理,我会考虑,跟彬瑕聊一聊,谈一谈,我想我们父女之间缺少一定的交流。谢谢你,刘老师,我还有事,改日再见,成吗?”
“当然,以后再联络。”

(三)、一封来信

刘老师:
你好!
我是罗彬瑕的父亲,自从我们上次谈话以后,我一直都在想关于孩子教育的问题。我想作为孩子的父亲,我对孩子了解得太少了。具体的,我还没有跟彬瑕谈,但我想我很快会的。
刘老师,你是一个很年轻的老师,所以可能跟孩子们更接近一些,有时候我想,我可能真的离彬瑕太远了,这个代沟可能是无法避免的,但是,固执已见只会加剧这个代沟,你说的对,我确实应该花一点时间去了解他们,而不是事事武断。不过很多事情,说,跟实际总有距离。象彬瑕这么大的男、女孩子,总是在一起,难免不发生点什么,这于他们又的确太早。怎样才能使他们自己看到这一点呢?刘老师,我想我们做老师,做家长的,对这些情况还是不能姑息从容。关于这一点,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。
当然,我解决问题的方式是有些问题,因为粗暴的制止和用父亲的权威压制,或者用父亲的感情去逼迫,都是不能解决问题的,是啊,孩子终归会有他自己的生活。
不过,有一点,我还是固执地认为,一些这么大的男孩子,父亲给的钱,应该花在生活和学习上,多买些书看看,都是好的。花些钱在这些花哩胡哨的东西上,这么点儿大就知道花钱讨好女孩子,长大了能有什么出息?(旁批:说得好,校园里确实有这么些人。)
无论如何,我会和彬瑕谈一谈,也许就在今天。谢谢你,刘老师。
顺祝
安好!

  • 上一篇文章:美国家庭的金钱教育
  • 下一篇文章:国外父母如何教孩子自立
  •